近期更新
牛冲:迂回是实现梦想的一种作战艺术
来源:糖点团队·方糖社 | 作者:席小华(影七夏) | 发布时间: 2020-04-19 | 75 次浏览 | 分享到:


人生某些阶段的尝试和转变,不只要底气,更是勇气难得。常言生命在于折腾,可想要活出真正的自我,就得敢于跳出舒适圈,重新接受生活的打磨和历练,一步步接近内心想要的生活。勇者,青春不老且逐梦,何须斗酒伤华年。

今天糖点的邀约嘉宾是元诗歌基金理事长牛冲。


牛冲,1991年生,河南周口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青年作家》《延河》《中国诗歌》《草堂》《飞天》《星火》《躬耕》《牡丹》《嘉应文学》《海峡诗人》等刊物,曾参加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获第四届周口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入选奖,第二届金台诗歌奖,2019年度《攀枝花文学》散文优秀作品奖。创办有元诗歌公益基金,兼任元诗歌基金理事长,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高校分会会长,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主持民刊《元素》,曾获中国首届青年公益文学贡献奖,2018年度河南省作协系统先进个人,2014年项城市十大杰出青年。


糖点:冲哥好!感谢你接受糖点的人物专访。疫情影响,大家都失去不少自由,那居家期间,不知你有哪些收获呢?

牛冲:疫情对国内的经济冲击巨大,第一季度餐饮,旅游行业几乎全军覆没。覆巢之下无完卵,作为一个刚全职创业两年的创业者来说,感触尤深。一方面对疫情的担忧,一方面对生存的焦虑,毕竟我们不是公职人员,旱涝保收。

要说收获就是空出了大片的时间让自己梳理和反思过去几年的行为。这段时间对公司的业务主线进行更深度地反思,总结营销经验,打磨产品服务,希望疫情过后能够更好地服务客户。因受疫情影响,自己业余时间运营的元诗歌公益基金的一些公益文学活动无法开展,但是我和我们编辑部还是进行了分工约稿,继续编辑一些诗歌,分享给读者。与此同时,自己梳理了过去十年的诗歌写作,整理编辑一本诗集,为今年有幸受省作协扶持即将出版的诗集做准备工作。

 

糖点:关于读书和写诗,有没有许久以来的一种习惯?闲暇午后或者只是灵感涌动的瞬间?另外,可否分享一首近期的诗作?

牛冲:我并没有写作的特别习惯,只不过有读书的习惯。我经常出差期间能够阅读好几本书,效率很高,其他时间都比较碎片化,很难有效阅读。疫情期间因憋在家里,阅读是一个杀时间的极佳方式,把去年买的很多书都看了。疫情期间,信息庞杂,焦虑弥漫,我是等疫情基本控制之后写了一篇非虚构散文《新冠记》,这次疫情我的经历很复杂,期间也曾发烧,恐惧丛生,心理跌宕起伏。诗歌写的不太满意,说来惭愧,就不分享了。

 

糖点:你是怎样理解文学对读者传递的价值观,以及作家或诗人对一个时代的使命?

牛冲:我觉得文学首先是个人的,然后是读者的,不精不诚,不足以动人。个人对于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都有有所思考和感触,所虑者多寡将在文本中有不一样的呈现。这一点是瞒不过去的,一个人的学识和文本能力很快便全部显示出来,这一点是得到读者尊重的基础。

我觉得作家也分类型,对应不同的读者群体,把使命强加到作家身上,未免有些政治化了。作家或诗人能做的便是忠实自己,忠实表达,也就是说不管文本所承载的是思想本身,还是文笔能力,都必须是真货。

 

糖点:最近作家方方的武汉日记,你有关注吗?你如何看待日记体叙事?尤其是记录特殊时期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大事记?

牛冲:我看了一部分,但是没有看完。我觉得这种记述比较具有现场感,但是可能会陷入片面化和情绪化。我更喜欢《三联生活周刊》或者《财经》这样深入腹地一线媒体的发声,我特地订购了《三联生活周刊》出的两本有关疫情的报道特刊。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记》,这本书是经过作者深思熟虑,作为其中一个苦难者的视角进行写作而成的,文学和社会价值肯定要比《武汉日记》高的多。但是毕竟在这样一场浩劫之中,作为其中一个发声源能够对渴望信息的人们产生一种解渴作用。这种日记针对于不同阶层,不同视角的知识分子所产生的观感肯定是不同的,所以才会有如此大的争论。

 


糖点:创办元诗歌基金以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公益文学之路最艰难的是什么?

牛冲:创办元诗歌基金当初的理念很简单,就是“人人捐出一元钱,就能为诗歌做更多贡献。”当时自己激情满怀,但是现实是困难很多,这些困难很大部分来自源于我自己的局限。对公益行业了解不够透彻,对社会治理结构缺乏认识,表面上一元钱不多,但是它是一个信任问题,你需要解决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第二个你要让这些信任延续下去。

13年的时候,自己资源和能力都有限,经验不足,对公益项目的成本预估不足,导致后面无法收场的事情时有发生。比如收了资助方的一千元,但是最后你会发现将这个公益文学项目办成需要花费两千元,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时候是自己垫钱,但是这并非长久之计。而且当时我还刚毕业,面临生存问题,对我挑战很大。如果一直这样我又怕又回到了很多诗坛上办民刊的恶性循环,几个人心血来潮,办完一期,后续资金难以为继,无法可持续,这违背了我的初衷,我觉得很痛苦。一路走来踩了很多坑,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这些经验已经能够满足我们将一个公益项目有效执行下去。比如一些企业资助我们,我们会在项目执行结束后,给予它一个很完整的项目结项报告,钱花到哪里了,怎么花的,让爱心企业一目了然。公益文学同时也面临着另一个问题就是民众接受度不高,它不像很多疾病募捐或者儿童募捐项目,全社会都拥有这种帮助弱者和关爱儿童的共识,募捐比较容易成功。其实在这样一个社会中,诗人在文学层次中确实是弱者,出版艰难,没有市场,容易受到媒体的戏虐,这些常态很不健康。同时民众可能认为诗人就是作家,作家应该都很有钱的,因为有稿费,但是,当今传统文学的稿费无法为一位作者提供正常生活的。就像美团做外卖一样,需要大量的烧钱,其实这些钱就是市场教育成本,最后都会再收回来,“公益文学”这个概念也需要对民众进行公益洗礼,但是道路遥远且漫长。我觉得做公益必须要真诚,我们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把我们的公益项目做成功,对得起捐赠人的每一分钱,产生社会价值,公益人在做的过程中得到能力提升和尊重,最终形成一个非常良性的循环。

 

糖点:你曾提及李连杰创办壹基金时说的话:慈善可能是同情和关爱,公益却是理性和坚持。请问你怎么理解二者践行的意义以及你本人如何做到坚持自我公益循环?

牛冲:其实元诗歌基金也是受到李连杰的壹基金的影响而产生的,壹基金的理念也很简单朴素,就是假如人人捐出一元钱,世界将变的更加美好。而且这么多年,壹基金已经成长为国内非官方公益基金的标杆,帮助了亿万弱者。

很多人问你们的“元”是不是有特殊的含义,比如“一元复始”之类的,其实创办的时候就是“一元钱”的意思,人人捐出一元钱,诗歌肯定能够发展的更好。“金钱”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源动力,没有钱,公益项目也是持续不下去的,最重要的是公益人的自律,需要民众对善款进行监督。我其实很认同李连杰的看法,悲悯是人的天性,强者向弱者送去关爱之心再正常不过,你送给街边要饭的十块钱,这个过程已经结束了,广义上说你已经做了慈善。但是如果是做公益,没有基本的项目管理经验,商业运营经验,长年累月的精力投入,很难做好一个公益组织,它需要的是理性和综合管理经验。对于元诗歌基金的自身定位就是非盈利性公益组织。因此它一方面接受个人和爱心企业的捐款,一方面它开发了一些公益产品,这些产品可以说是无利或者微利,就是为了取得一些正常的收入来维持基金正常运转,我每年会向元诗歌基金捐些钱,但是我当时创建它的初衷是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一起公益,靠我自己肯定做不好,毕竟我个人能力也是有限的,希望更多人共同推动它的成长。它的成长肯定对青年诗人,作家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对校园诗人作家。很多校外的机构会说,每年都会投入很多钱针对校园做征文,这些肯定能够对推动校园作家成长起到作用,其实这些做法比较片面,时代在流动,不深入研究当今的校园文学社团的困境,校园文学面临的问题,很难从根本上帮助他们成长。而我们不仅仅做的链接,我们还对他们的困难进行研究,我觉得从本质上对推动他们成长,开拓他们视野具有重要作用。目前基金已经和全国133家高校文学社团有过合作,同时为全国将近300位校园诗人做过“元诗集”。只有有了经费,公益项目才能做的更好。目前基金虽然还不是独立法人,但是我们的上级基金会可以为企业开具捐赠发票,同时每一项捐赠都有专门的财务定期向社会公开账目,完全透明,这是我最想看到的,透明是公益最基本的义务。

 


糖点:毕业后,从上市公司转战创业公司,再进国企,你的职业之路对个人选择的影响主要在哪几个方面?

牛冲:前一段有个名词“斜杠青年”,我觉得我这条斜杆特别粗。其实这些职业经历大都围绕一个词“生存”,不管是在哪个单位,都是为了赚钱和生存,同时也为了成长。这些经历为我储备了大量的运营经验,市场营销能力,积累大量的人脉和资源,对我个人创业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是一个相当执着的人,也是一个相当自信的人,只要市场存在,再难啃的蛋糕经过努力我也要啃下一块。

 

糖点:就你做市场的经历,觉得商业思维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也请谈谈地推方式在互联网时代的优劣?

牛冲:这个问题很大,我回答不上来,我个人道行还很浅。我个人比较注重产品思维和营销思维,也就是说你的产品一定要围绕市场。很多人会说做文学不挣钱,我感觉说这话的人脑子就是浑的,文学是很广义的东西,文学可以是产品的的载体,但不是产品。真正的行业是出版行业,期刊行业,影视行业,这些行业,只要专研努力,这几个行业都可以赚到钱。

很多人会觉得互联网很高大上,其实美团,饿了么等这些很高大上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用最传统,最有效的地推方式干起来的。没有地推,就没有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地推是一个市场人员快速成长的重要方式。地推也是个很大的概念,它最初来源于游戏的推广,在网吧玻璃门上张贴巨幅海报,像狗皮膏药一样侵蚀你的心智。当年美团外卖就是靠地推干起来的,为什么美团对外卖领域疯狂烧钱,你看看他们19年最新财报就知道了,当年烧的钱早赚回来了。

 

糖点:你觉得自己创业太佛系。那你怎么理解佛系这个词?这与个人的性格有关?还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牛冲:这个还是跟自己是一个作者有关,老端着,太要脸。另一方面是自己性格原因,比较注重享受,没有完全投入。

 

糖点:你所说的商业就是性价比,这是否在很大程度上是大众经济所追寻的一种平衡?郑州这个城市近几年的发展,哪些方面让你印象深刻?

牛冲:其实就是产品和服务性价比。你比别人的服务和产品质量好,价格又低,肯定客户源源不断。这里面牵涉到一个链条的问题,链条的每一个点都做的特别好,那么这根线就又粗又硬,每一个行业的不同,产品的不同,链条的长短和牵涉到的点就不一样。每一个行业都有标杆,对比标杆就可以知道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有哪些欠缺,分析原因是什么?然后把自己能够控制的点改善好,其他的慢慢改,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郑州整体发展迅猛,文化产业市场化程度不高,开放度差,比较薄弱,但是希望会越来越好。

 

糖点:你如何定义文创的商业价值?以及你认为文创方面哪些是目前最需要改善的点或面?

牛冲:我个人认为,文创市场需求还是很大的,每一个细分行业都隐藏着巨大的商机。文创首先是产品本身,继之以渠道为主,线下或者线上,必须要有一个拳头渠道,其实是IP的赋能,其实很多文创就是贴牌。

 


糖点:就你涉及的影视和包装行业,谈谈疫情影响下这些行业需要做出哪些应机可行性改变?

牛冲:我们过去几年一直在积累,尤其是影视方面的经验。去年公司参与了几个网大和几个宣传片项目,觉得做的质量可以了,今年才开始正式推出这块业务。公司还需要成长,我也没有多少经验值得谈,因此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我们。

包装是国家基础产业,2019年有一万亿产值,我本身大学学的包装工程专业,因此我很希望能够在包装方面做的更多,目前我们凭借郑州大学包装工程专业优势,依托河南省绿色包装材料与制品工程研究中心和郑州大学包装设计研究中心为客户提供设计、培训、媒体和产学研等服务,比如去年我们和茅台集团的合作,以此链接专业和企业,为专业学生提供更多成长机会,希望未来能走的更远。

 

糖点:对最近火爆的直播带货怎么看?有没有尝试为“牛妈妈芝麻香椿”宣传推广下? 

牛冲:目前我们运营的号粉丝还太少,还需要坚持运营下去,号做的不错的时候再考虑带货。

 

糖点:你说比较喜欢“迂回”这个词,你把它视为一种战术?不知此战术对你的个人梦想的实现作用几何?

牛冲:是的。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迂回是一种艺术,当你无法立刻实现自己的梦想的时候,就把它埋在心中,蓄势待发,等待时机,因为在别人已经制定的游戏规则中,你始终只是一个玩家,别人随时可以踢你出局。袁世凯当年就是屡试不中,另辟蹊径当兵报国,最终又以强势姿态入主清廷,也许我跟他是老乡,很喜欢他的这种术与道。

 

糖点:非常感谢冲哥的精彩分享。让我们看到创业和梦想,公益与坚持互相成就的力量。

 


本期采访/席小华(影七夏),90后文学爱好者、网络作者

(独家供稿:糖点团队·方糖社;转载请联系授权) 



后记:

“迂回,是另一种接近成功的方式。”想起曾遭遇人生重大失利时老师对我的特别赠言。

人生茫茫,遇见的人,亦师亦友,同出师门或志同道合,都会成为我们前行的路灯,我们走多远,这光亮就陪伴在路延伸的方向。

脚是路的开拓者,一个人的梦想,唯有自己成全自己;跋山涉水,百转千回,早晚能抵达想要去的远方。


Copyright ©2014--2020 糖点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