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更新
蒋开放:别样的热爱,是生命的一笔财富
来源:糖点团队·方糖社 | 作者:席小华(影七夏) | 发布时间: 2020-07-04 | 112 次浏览 | 分享到:


成长之初,他的第一个书签,是六岁时捕捉到的蝉,取下的蝉翼。也许,生活给我们的真实,便是镶嵌在文学里高贵的灵魂。

本期,糖点的访谈人物是青年作家,蒋开放。


蒋开,笔名萧子杭、中华牌香烟。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副主席,河南作协会员,《元素》理事,欧辰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


糖点:你好,蒋大哥!很高兴我们在糖点相识。

蒋开放:非常感谢糖点的专访,大家好我是蒋开放。

 

糖点:疫情期间所写的《承欢》一经发表,就令许多读者非常感动。对于读者的反应,写作时有过预想吗?

蒋开放:《承欢》原本是我写给一个好朋友的祝福,当时恰逢新冠肺炎爆发初期。这位好朋友生活上又遇到了诸多不顺,所以希望能用文字的温度带给她一些正能量。

没想到在网上被发布转载之后,能引起很多朋友的关注。只希望尽自己的一些力量,一同携手抗击疫情。


糖点:‌启蒙的重要性,是有机会打开新世界的门。姐姐是你的启蒙老师,那不知你笔下的姐姐是怎样的性格?

蒋开放:这个我先说一声抱歉,目前创作的作品之中没有关于姐姐的故事。但是有很多女性角色,有我姐姐的影子蕴含在其中。

我的姐姐比我大12岁,她很善良知性而且很美。一直从事教育行业,家庭也很和睦。我可能会在五十岁之后写自传,将姐姐的故事写出来。

 

糖点:16岁,不得不面对生活突如其来的变故,以至于尽早走出冬夜。武校两年的生活,写作算不算是心底的一枚火种?

蒋开放:在武校学习武术的两年,锻炼了我的身体,更为主要的铸就了我坚持到底的精神。

让一个孩子提前感知了什么叫勇气,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就是勇气。有很多读者都觉得我的文字,有很浓郁的人文精神。这和我在武校两年的时光密不可分,第一次写古体诗就是在武校写给一名厨师——一刀断生死,半寸分阴阳。每个人的道路都是不同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但是失败却不断上演。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预料和选择的,就像黑夜降临。你是选择拥抱黑夜的孤独,还是感受此刻的安静,都在于你心的角度。现在回头看,我的16岁可能比很多同龄人都要更加丰富。只不过这种丰富蕴含着孤独、落寞、以及对未来的坚持。

 

糖点:青春死亡的时候,梦想的跋涉是很难的。那么在实践的过程中,您觉得梦想带给您的勇气和生活的压力在什么时候最严峻?

蒋开放:我的写作最初没有家人支持,在六年级写童话的时候,我的老师鲁来清非常支持我,让我有了坚持的动力。

尤其是初中一年级的语文老师欧阳东霞,肯定鼓励了我的创作。如果说生活的压力最严峻的时候,我想应该是我十七岁的时光。当时在工厂做保安,夜班静下来写作,等到星期天再去网吧用键盘敲打出来。家庭当时比较困难,又有些失意,但是通过网上的文学朋友彼此鼓励,慢慢走出了困境。

 


糖点:成长探索的路上能有一个人鼓励着前进,是力量的加持,也是信念的进阶。那么在写作之初收获的鼓励,你认为对之后的耕耘影响有哪些?

蒋开放:每一个在我们生命中出现的人,都是成长组成的一部分。我很感谢能遇到这么多朋友,让我的人生更加丰满有趣。

 

糖点:保安的岗位,写诗的情怀,都有守护的心。可世人大多喜欢评头论足,面对周围人的不解,是什么力量促使你坚持写作的?

蒋开放:我想这个答案,我想了很久只能说:我不想对这个世界妥协,或者说是对逆境的绝不低头。

 

糖点:你习惯把文字写在烟盒上,那抽烟的时候,写作的欲望会不会更甚?

蒋开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我创作的时刻,最喜欢就是香烟燃烧在口腔的灼热感,只有这有能够让自己更沉浸其中。

灵魂在温暖一度,文字就在温暖一度。但是思想没有刻度,只有一直写下去才能知道自己到底可以让灵魂升华到何处。

 

糖点:互联网时代的机会和幸运给予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回想至今为止生命里最糟糕的那天,会对当时的自己说什么?

蒋开放: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想不会选择现在的人生。平平淡淡,能够和陪伴父亲到老,而不是他在我中学的时候去世的结果。

我不喜欢活在回忆中,我更喜欢当下。如果要对当时的我说一句寄语,我想说:你所坚持的未必都对,但是一个男人该有的便是勇气。无所畏惧,绝不低头!

 

蒋开放以嘉宾的身份出席文学交流活动


糖点:你与作家黄天问联手策划的中国90作家第一本文学杂志《对流层》,其所寄托的情感重在哪方面?

蒋开放:《对流层》的意义,我想未来将会有时代意义。这是一个时代一群有文学梦想的人,为时代呐喊为梦想发声的过程。

这本杂志促成了中国九零后作家联谊会第三届的成功举办,以及让很多人更靠近梦想。

 

糖点:我们都只有一次的生命,所以面临的一切都是零经验,而梦想是可以抓住很多机会重生的。什么处境下,心里产生过想要放弃或拾起的念头?

蒋开放:我曾经有好几次都一无所有,心灰意冷。但是却发觉我还有文学,还有支持我的朋友们和粉丝。人生有成败,生命的终点,只有梦想不能停止脚步。

 

糖点:了解到你已经创作了五百多首歌词,歌曲相较于诗文,你的创作兴趣在哪方面更浓一点?

蒋开放:文以载道,所有的文学体裁都是心的表述而已。不要拘泥于格式,我的歌词创作喜欢融入人文情怀。

出了歌词,也创作过一些相声。心中想要去创作什么,就勇敢尝试。我和上海的装置艺术家马良先生有过一次思想碰撞,探讨艺术。我当时说了一句话:艺术二字,艺是技法,术是延伸。但艺术说到底还是灵魂的声音!

 

糖点:你小说中所塑造和人物,会不会对你个人的思想和生活有所影响?

蒋开放:我对于小说的创作会非常投入,想最近连载的《我有一座灵剑山》每一个主要角色,都有会写一个人物小传。

会跟随剧情的发展哭泣、大笑、失落、开心。读者之所以喜欢的小说,可能也是感受到我塑造的角色是有血有肉,有灵魂有温度的原因吧。

 

糖点:关于剧本的创作,在故事塑造角色,还是角色演绎故事上,你倾向于前者还是后者?

蒋开放:会不会在剧本创作时对角色的选拔有自己的预想? 

我更喜欢角色,一个名字的出现。就是一段故事,就像我们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个人的故事,碰撞在一起构成了剧本的架构和核心精神。我对于角色的名字创作,比写故事本身还要考究。一如棠醉、君首阳、帝未央、澜月无极、仙人不渡、唯武独尊、何足道哉……

 


糖点:你的修真小说《我有一座灵剑山》,写作缘起是什么?同类小说,你觉得修真小说蕴含的精神是什么?

蒋开放:修真小说的优势在于:更开阔的视角,更自由的创作。

我开始创作网络小说,初衷便是因为文学圈有他的一套鄙视链。就像写古体诗看不起现代诗,而现代诗又看不起写歌词的。写歌词的看不上写传统小说的,写传统小说又看不起写网文的。就连网文作者,修真玄幻的看不起写悬疑言情的。我想要印证我自己的文学,在网文界的商业价值和更多可能。

 

糖点:目前为止,你对自己的文学创作成果是否满意?有没有自我认定的成长标准?

蒋开放:说起来不算满意,在现在的环境下想要静下心来创作,总会受到各种影响。只要坚持本心就足够了,何必在意别人太多的非议。

写作是一种与生俱来天赋,我不认为通过的后天的学习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天才。但是不断学习和努力的过程,可以将天赋发挥到最大。我想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是一定会坚持走下去。

 

糖点:关于你为生存吃的苦,和因文学遭的罪,你觉得哪种是最刺痛人心的存在?

蒋开放:我觉得宁愿为了生存吃苦,也不愿意文学的梦想受到玷污。从事艺术领域的人,都是精神世界的贵族。只有这样看待自己,才可以有更高的艺术追求。

如果梦想破灭了,生存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了。

 

糖点:最后,对同样平凡却心怀热爱的人,蒋大哥有什么励志话送给后浪吗?

蒋开放:我只有六个字:探索爱,不等待。

我不喜欢说教,人生有无限可能。无论你怎么选择,都会后悔。至少要勇敢一点,不要等待。

 

糖点:感谢蒋大哥对文学创作的走心分享,相信文字点亮的生活比星空更璀璨。

 



本期采访/席小华(影七夏),90后文学爱好者、网络作者。

(独家供稿:糖点团队·方糖社;转载请联系授权) 


 

后记:

人生在世,生命迎着不确定的未知,还有他人无法定义的未来。梦想,是个很大的词,说多了,会迎来嘲讽和戏谑;而爱好,不过是自己的事,坚持深耕,我们要悄悄拔尖,成全所爱。



Copyright ©2014--2020 糖点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