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更新
HoHar:内容会承认我们的努力
来源:糖点团队·方糖社 | 作者:杨小羲 | 发布时间: 2020-07-11 | 99 次浏览 | 分享到:

五年前,一位少年按下了保存键,“HoHar”就此而生。

五年后,我们邀请了这位少年,来聊聊他和它的故事。


HoHar(呼哈)团队由一群热爱科技的00后组成,保证HoHar一直走在潮流的前沿。

潘景页,HoHar团队创始人、总编,现就读于安徽工程大学。



糖点:你们目前有多少个栏目,这几年你们对内容板块的变化比较大是因为什么?

潘景页:HoHar目前在内容业务上涉及互联网、科技和设计领域,经过五年的探索,现有五大栏目:APPS、呼哈周刊、TALK、全攻略、金呼奖。我认为互联网、科技类内容栏目有频繁变化是正常现象,近几年中国互联网无论从技术实力,还是新媒体水平,都有很大的进步。同时,大众传媒的载体也有了非常大改变,纸媒退场、新媒体接力是必然现象。当载体变了,内容多了,对于长期关注互联网、科技的媒体来说,栏目的不断调整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HoHar官网截图

 

糖点:这种改变有效果吗?这种效果体现在什么方面? 

潘景页:随着互联网内容载体的饱和,公众号、微博、抖音成了国人阅读的主要渠道,短期内再想打造一个优质内容平台,是白费力气。因此,新媒体行业提出了“内容为王”这个观点,这就要求我们,除了要有优质的原创内容,还要有明确的内容分类。HoHar根据平台发展需要,从内容匹配度、传播力、竞争力三大方面考虑,在公众号、官网和搜狐号部署了主要内容的分发。从大众APP时代到如今公众号时代,HoHar的受众规模都是可观的。

 

糖点:现在自媒体的竞争非常激烈,你们是怎么保持自己的竞争力?

潘景页:人人都可以是自媒体,做自媒体不外乎就两个目的:一是赚钱、二是爱好。但是我们也不能将它们对立开,这两者是可以达成协调的。向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自媒体,基本上都是从一个兴趣小站起家,再有资本输入,逐渐成为所谓的“大号”。至于那些一开始就带有商业气息的“营销号”,基本是活不久的。我认为优质的自媒体应当有兴趣驱动、内容定位明确、受众面较广,这几个特点。因此,HoHar自诞生起就将内容业务圈定在了互联网、科技,加上自己利用业余时间写稿、运营,HoHar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糖点:当时呼哈日报的暂停服务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因为什么原因停掉的?

潘景页:做“呼哈日报”是2016年,因为前面有做HoHar网页端/App端的经验,所以呼哈日报的上架和推广很顺利。之后被酷安的编辑发现后上架到了酷安市场,对于“呼哈”这两个字当时争议挺大的,许多酷安用户把“呼哈日报”和另外一个已经倒闭的日报社搞混了。“呼哈日报”在上线5个月后遭到了恶意流量攻击,再加上当时团队的学业任务挺重的,没有精力对服务器进行维护,导致所有服务器数据丢失了。对团队影响的话,不是很大,其实更多的是收获了经验。后来我们的内容业务也做了调整,将“呼哈日报”升级为“呼哈周刊”。

 

呼哈日报 App截图

 

糖点:运营公号要突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呼哈周刊、晚安计划的上线,对你们有什么帮助?

潘景页:“呼哈周刊”和“晚安计划”算是“HoHar呼哈”公众号在内容业务上的大胆尝试,像爱范儿、好奇心日报等公众号会在每周或者每天推送一条新闻聚合,我觉得这是用户想要的,信息碎片化时代谁不想快速获取更多的资讯呢?“晚安计划”灵感来自新世相,实现原理其实很简单,带来的用户效益其实挺好的。

 

糖点:2015年全民创业热情高涨,好多人上了创业的“贼船”。你们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创立呼哈的?起初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潘景页:这个问题我在HoHar四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阐述了自己创立HoHar的初心。简单来说就是,想要通过做项目的方式,提高自己各方面的能力,给大家带来更便捷的互联网体验。15年全民App时代,HoHar是赶了个大早,受限于学业、年龄等因素,没能大范围的推广运营,有点遗憾。但对于一批00后团队来说,我们的成绩是不错的。

 

App被百度新闻旗下“今日APPS”推荐

 

糖点:能说一说创业,从找钱、找人、找方向这 3 个方面,你有什么样的经验或教训?

潘景页:HoHar更倾向于内容创业,因此,其资金、人力成本不是很高,我认为不管是做项目还是创业,首先你要学会“抱团”,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超过一群人的力量。在做新项目前,除了找同行,还要找相关领域和合作伙伴,会给之后的推广和迭代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糖点:你想把呼哈做成什么样子? 

潘景页:一个适合Z世代阅读的门户平台,我希望关注者能够通过HoHar紧跟互联网时代热点、提升互联网技术、同时对互联网、科技史有更深入的了解。

 


糖点:自媒体喷薄而出,在竞争的大潮中你团队会焦虑吗?

潘景页:不会呀,HoHar是一个业余时间的产物,它所带来的对于我们团队来说都是惊喜。至于那些全职搞内容产业的公众号、抖音号等等也许会有同行竞争、缺少素材之类的焦虑,但我认为大多数活下来的最终都会变成团队运作,之后发展自己的平台,这是肯定的发展规律。

 

糖点:你有什么欣赏的互联网团队?或者在这个行业的风向标,你们向他们学习的?

潘景页:说到互联网团队,那必然是张小龙团队。用短短几年的时间把微信变成了腾讯里的“老大”,可以说它是时机好,但更多的我认为是微信团队的创新力和敢于挑战的“少年心气”。你看现在,微信随便加几行代码,偷偷更新一个小彩蛋,就能带来一系列的热点讨论。这一点全中国也只有微信能做到。

 

糖点:最后用几句话形容一下呼哈?

潘景页:致力于传播互联网、科技领域有价值的观点、产品与资讯。

 


本期主持/

杨小羲,95后媒体人、新闻记者

(独家供稿:糖点团队·方糖社;转载请联系授权)


 

后记:今天,我们按下了保存键。愿,每一位追梦少年仍旧有梦。

Copyright ©2014--2020 糖点网 版权所有